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古朱

杭州一根毛:下乡札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21-1-8 15: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半斤金刚刺烧

    小满时节,淫雨连连。种植单季稻的山区在这段时间里农活并不是很多,主要的农活就是上山割青草,然后将嫩嫩的草踏进蓄了水的田泥底下,再撒上石灰使草腐烂沃成绿肥,为一年的庄稼生长打老底。大部分社员往往一下雨就歇工,去打理自留地了,只有那些老把式们仍旧披着蓑衣在打理秧田。
    海拔一千多米的山区高地,正处于南北冷暖空气的交融锋面,这个季节里的特征就是多雨。昨夜一宿大雨,一早起来还下个不停。村道上生产队长披着蓑衣在安排工作,我们知青和那些十五六岁的小青年一样,这种天气可只有“嬉”(当地方言,即玩的意思)的份了。
    早上起来煮了斤把”东方红一号”杂交米的饭,饭粒颗颗晶亮,一点都不涨,呼噜呼噜全落肚了。下着雨在村里晃来晃去也不方便,要去的地方也就是另外五个知青的窠,到别的村里的知青那儿串门更不方便了。
    倒是村里那几位“知粉”,走马灯似地到我这小屋里来转悠、聊天。他(她)们全是初中毕业后因各种原因没能读上高中的和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的学生(那时大学已经停招数年了)。说实在的我这个小学毕业的准初中毕业生的文化知识远远不及他(她)们,但是(她)们却成了我们这些城里的所谓的“知识青年”的忠实“粉丝”,就因为我们是大城市来的人,我们拥有城市生活的意识和习惯,可见追求未知和全新的未来是大多数人们特别是具有一定文化知识的人的一种本能。这种有益的交流一直流淌至今,使人感慨,使人温暖。
    近半晌午时分,想开开荤,可又找不出作料。拿着一搪瓷茶缸,撑着伞向村里那家代销店走去。简陋的代销店只有五六个平方,是一个有脑瓜子的复员军人的老婆开的。其实,这店里也没什么商品,黑乎乎的摆着两三个坛子,一个玻璃柜台,只有十来种生活常用品。在那个吃盐要用鸡蛋去换的贫穷山村里,一坛老酒可以卖上几个月。
    下雨天,狭小的代销店尚有人气,但无商机,我的到来产生了商机。要了三个小麻饼,记得只消二、三分钱一个。又要了一格金刚刺烧酒,这时边上我们生产小队的一个腌菜地主的儿子起哄说二两太少了,最起码半斤,老板娘也在一旁怂起了钢火,于是又加了两格。付完钱端起缸子朝着地主儿子,这位帮过我很多忙的老大哥说“来一口”,不料他却是滴酒不沾的,让我得以“全身而退”。
    雨中,端着好心情回到了知青小屋。村道上没有行人过往,关起门来开所谓的“荤”。
    随手从床头边掂来一本发黄了的书,那是前几天村里一位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昌化中学老高中毕业生借给我的没来得及看的一个剧本。书已经旧得连三分之一的封面都已经被扯掉了,只见到半个人像和作者的大名“史东山”,翻开扉页《八千里路云和月》和作者姓名以及出书出的版社名称一字不少地横在上面。
    对着窗户,坐在简易的写字桌边,嘴巴里品尝的是甜呼呼的麻饼和有点辣辣的金刚刺烧,精神世界则游历在那《八千里路云和月》的风云激荡的年代里。金刚刺酿成的烧酒滴滴渗透到了我的血管里,《八千里路云和月》里面那些文艺工作者的战争年代的准军事化生活模式则在我的思绪里激荡起了“罗曼蒂克”式的热潮。
    说说有三格酒,其实只有半斤多一点点,有什么年代不短斤缺两呢?从上午回屋开始,当半茶缸的金刚刺烧徐徐落肚,睡意也开始渐渐地阵阵袭来。使劲睁着眼浏览完了《八千里路云和月》,倒头便睡,就像失去了知觉一样。
    “砰砰砰”不知什么时候只听得有人在敲我的木板窗门,门外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天已朦朦胧胧将近暗色,赶紧起身开门。只见门外站着的第一个人是生产队大队长,他的身后则是几位“知粉”。生产队长问道“有没有事呀?”我连声答道“没事,没事,”却已经闻得到自己喷出来的浓浓的酒气了。原来是那些“知粉”大半天没见到我,天又快黑了还没寻着我,又听得地主儿子说我早上打了三格烧酒,怕我喝出事儿就和大队长去说了,于是乒呤乓啷来敲我的窗户了。那个年代如果喝死了一个知青,可不是一件小事儿,大队书记和干部们都怕的呀。
    酒,在这以前也喝过,但是一次喝这么多金刚刺烧从木有过,也弄不灵清是什么意念促使我一次喝下了这么多烧酒,可能是那本《八千里路云和月》吧。然而,由于这一次酗酒却渐渐地生成了我“与酒奋斗,其乐无穷”的嗜好,一直“奋斗”到了谷胺酰转肽酶这个生化全套里面的重要指标将近400(标准是50以下)方才有所收敛。
    有人会说艰苦的知青生活枯燥无趣,是的,知青生活确实艰难、辛苦。但是,我会说,酒,就是当年艰苦岁月里的一大乐趣。

                                                                                   杭州一根毛于2016.5.2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21-1-8 15: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腊八粥      
      1970年12月21日,一辆浙江特有的天蓝色的长途汽车专车把我们一干20位杭州“知识青年”拉到临安太子尖下的一个浙西北的山区人民公社安家落户。
      初到农村都在农民家里搭伙,农民有什么我们就吃什么。早餐几乎都是玉米糊,因为当地海拔一千多米,少水田,多旱地,主粮中玉米的比例高达45%,所以早餐吃玉米糊是很自然的事儿了。自然我们吃的玉米糊是纯的,而当地农民则还要在玉米糊里面掺别的东西,例如蔬菜、野菜之类的东西。
      转眼到了下乡第三周的第一天,1971年1月4日。早晨,照例去搭伙的农户家里吃早饭。只见女主人端给我一碗大米稀饭,看上去黑乎乎的,里边还杂七杂八掺和着其他东西。我不解地问,今天怎么吃大米稀饭呀,女主人告诉我这是“腊八粥”。
      可能是由于从小关注得不够,还是扫四旧时消灭了一些名词,在杭州时从来没有听说过腊八粥。第一次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听到腊八粥这个名词,可真有些孤陋寡闻了。
      至今还能回忆起我此生喝到的那第一碗正式命名的腊八粥,除了大量的水和一些大米粒,还有几粒绿豆、赤豆,以及番薯丝、土豆片、豇豆干、萝卜丝,酸黄瓜片等等。味道不甜,是淡淡的咸的味道。并不是女主人忘了放盐,而是当地农民普遍都没钱买盐,农民要吃盐只能拿自家的鸡下的蛋去供销社换。记忆中唯一能吸引我的是浮在上面那两三粒红红的药枣(茱萸)干,这可是当地一宝,那时候一担药枣干可以卖120块大洋,可惜由于是野生的,产量并不高。
      转眼数十年过去了,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没有了意识形态禁锢后的社会复古之风将腊八粥刮起来且刮进千家万户时,我才重新认识并尝到了新的腊八粥,口中令人舒心的味道是甜甜的。然而,此腊八粥远非以往久远年代深山里的那碗淳朴的腊八粥,登峰造极时的腊八粥里的佐料和数十年前我喝到的腊八粥里的佐料简直相距天地。                             四十几年后顿回首时,不得不让我悟到了另一个问题,在这片连日本人都鞭长莫及未曾征服过的土地上,却能长久地在当地贫困的坏境里保留着这样一粒纯种的中华文化的种子,确实是这个民族的过人之处。民族文化具有的强大的生命力,才能保证在上下五千年里生生不息,永不眠灭。
       一年一度的腊八节又要到了。为了普度众生,寺庙里的众僧又将为煮腊八粥忙碌几天了。一些有名望的传统药店也将继续这一年一度的善事。                                                 然而我却久久无法释怀四十几年前在那海拔千余米的浙西北穷乡僻壤里喝到的那第一碗带着乡间传承中华文化味儿的腊八粥。


                                   杭州一根毛 写于丁酉年腊月初八前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21-1-8 15: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21-1-8 15: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QQ浏览器截图20210108154958.jpg
12120311199b1df89259e86726.jpg 1212031140fdb6d1d15e31396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杭州一根毛 发表于 2021-1-11 22: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古爷光临“旧货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21-1-16 09: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当不错,两天才看完。前几年到昌化农家乐住过数天,所以更觉辛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杭州一根毛 发表于 2021-1-16 22: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21-1-16 09:56
相当不错,两天才看完。前几年到昌化农家乐住过数天,所以更觉辛切。

如海兄过誉了,空了乱写写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21-1-17 09: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杭州一根毛 发表于 2021-1-16 22:17
如海兄过誉了,空了乱写写的。

还有一个,我校杭九中的工宣队也是春光绸厂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杭州一根毛 发表于 2021-1-17 22: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21-1-17 09:16
还有一个,我校杭九中的工宣队也是春光绸厂的。

当年(1970年)69、70届一起分配,四个面向。学校分配我是大兴安岭没去,学校分配结束后把我等退到街道,后来“开后门”去了临安插队。春光厂的俞师傅当时是驻长庆街道动员上山下乡的工宣队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21-1-18 08: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杭州一根毛 发表于 2021-1-17 22:02
当年(1970年)69、70届一起分配,四个面向。学校分配我是大兴安岭没去,学校分配结束后把我等退到街道, ...

哦!一个工厂是好不少人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知青网联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22-1-21 20:04 , Processed in 0.18829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