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1|回复: 11

闲聊

[复制链接]
竹木 发表于 2019-9-6 11: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前虽然很少坐火车,还是知道有个上海铁路局,很牛的,管上海和三个省的铁路。浙江的铁路归杭州铁路分局管,分局归上海铁路局管。
  后来铁道部长人称刘跨越的刘志军大手一挥,砍掉了所有的铁路分局,杭州分局门口就换了杭州铁路办事处的牌子了。
  前几年,上海铁路局改名“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5个字扩容成13个字。
  金华有个铁路司机学校,铁路里很多火车司机都是从这里毕业的。十多年前这所学校并入浙江师范大学,师范大学培养火车司机,听上去很新鲜。现在和将来,都会有许多火车司机是师范大学的校友。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好得很2 发表于 2019-9-6 13: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竹木朋友,看了你的《闲聊》,我转一篇老帖助助兴。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从农村抽上来后被分配到浙赣线浙江境内的一个四等小站工作。三股道的小站白天经停两趟慢车,唯一的开往杭州方向的一趟快车也只在晚上11点钟停靠两分钟。
       小站所处的县城位于金衢盆地的腹地,人杰地灵,物产富庶,民风纯朴。学生家长大多是普通的铁路职工,年复一年,做着最平凡的本职工作。
      一个星期天,我在车站蹓跶,看到学生家长詹师傅背着工具包去巡道了,我跟着他一块走。詹师傅很憨厚,边走边查看路况,不时地用小铁锤敲打敲打钢轨,我听听声音很清脆,他却会停下来用扳手紧紧螺帽。当前后有车辆要通过时,他看也不看就提早提醒我:“快下股道等着”,仿佛车辆是他控制的。长长的列车开过,烟气,水汽,尘灰扑了我们一头一脸,他又上了股道默默地走着。我说:“詹师傅,你真辛苦!”他只讲了一句:“习惯了!比我们苦的还有。”并说,你回去吧,晚上我给你讲个真实的故事。
      晚上我去了詹师傅的家,我们一边喝茶一边抽烟。他显然喝过酒,很健谈。
      在大西南崇山峻岭中的一个养路工区,正在开一个退休工人的欢送会。分局长那天正巧在附近一个三等站调研,听说后也赶到了现场。分局长挨个同八九个老工人握手,并很体察民情般的说,大家在最基层辛苦了一辈子,有什么困难和要求说说吧。老工人都憨厚地说,没有困难。只有一个老巡道工欲言又止。分局长拉着他的手说,老师傅,不要难为情,说吧。老巡道工憋了半天,才涨红了脸说:“局长,我想到客车上去看看,听说上面能坐还能睡。”现场怔住了,分局长呆了。原来,这个老巡道工一辈子就生活工作在大山里面,最远就是走到工区领个工资,开点常用药,参加学习,开个会什么的。要上县城买点东西,也是走路去的。他只看过在他身边飞驰而过的各种各样的列车,而从来没坐过火车。分局长当时的神情很凝重,他想了想,对秘书说,给这个老同志开一张到省城的往返卧铺免票,期限15天,并对工会主席说,你们出个人全程陪同。然后在免票申领本上郑重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这位老师傅是不幸的,干铁路的却没坐过火车。
       这位老师傅是幸运的,碰到一位开明的分局长。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绿梅儿 发表于 2019-9-6 14:5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得很2 发表于 2019-9-6 13:26
竹木朋友,看了你的《闲聊》,我转一篇老帖助助兴。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从农村抽上来 ...

老帖,好帖,感人。可以编入剧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古朱 发表于 2019-9-6 18: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得很2 发表于 2019-9-6 13:26
竹木朋友,看了你的《闲聊》,我转一篇老帖助助兴。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从农村抽上来 ...

巡道工是铁路上最艰苦的工种。我接触过的巡道工更艰苦,在浩瀚的戈壁和沙漠中的铁道上游弋。
巡道工每天上班扛一把道锤,背着一只工具包,沿着铁道线一步一个脚印的检查。到了任务交接点,要与另一位从另一方向巡查过来的巡道工交换工牌后方能往回走。巡道工告诉我,活不重,责任巨大,万一出点事要坐牢的。
工具包里除了一些简单工具和备件,还装着各种应急标志,有一种叫道炮。
发现道轨出现问题,除了插红旗挂红灯外,还要跑到前后各多少米以外,在铁轨上安上道炮,一边要安三个,间隔也有规定。当火车压上道炮,道炮就会响,火车司机就会知道前方有情况。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尚勤 发表于 2019-9-6 19:2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朱 发表于 2019-9-6 18:21
巡道工是铁路上最艰苦的工种。我接触过的巡道工更艰苦,在浩瀚的戈壁和沙漠中的铁道上游弋。
巡道工每天 ...

李玉和的干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古朱 发表于 2019-9-6 19:5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尚勤 发表于 2019-9-6 19:25
李玉和的干活!

李玉和是信号工,有可能是扳道岔的,没事了可以躲进小窝棚里,相比之下还是较轻松愉快的。
不过责任也是很重大的。
铁路是准军事化的单位,职责分明,谁都不敢马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竹木 发表于 2019-9-7 11: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铁路虽是个相对独立的“王国”,等级森严、阶级差别、苦乐不均、贫富悬殊,跟外面的社会也是差不多的。
  一般认为,贪官污吏都是在空调房里偷懒享乐的。但也有个别例外,刘志军当铁道部长,每次提速试车,都是站在车头司机旁边督阵,万一出事,部长和司机就一起挂掉。这么不怕死的省部级高官好像还没有听说过。
  这大概就是人的两面性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好得很2 发表于 2019-9-7 20: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朱 发表于 2019-9-6 18:21
巡道工是铁路上最艰苦的工种。我接触过的巡道工更艰苦,在浩瀚的戈壁和沙漠中的铁道上游弋。
巡道工每天 ...

老古,你说的道炮,我们这里称为“响燉”,原理和应用是一样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沈可 发表于 2019-9-8 20: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玉和那时吃的是“铁饭碗”哦,但就是干革命不讨老婆哦。一般人哪里学的来?:o: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好得很2 发表于 2019-9-10 21: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计划经济时代,铁路作为一个半军事化的大联动国企,确实是一个“独立王国”,除了银行和火葬场,其它该有的社会职责都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19-11-21 20:08 , Processed in 0.20401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